用户名:

密码:

验证码:

2019年

关于颜值网红与屌丝 2000年前道家弟子这么“玩”

2019-06-22 主编:菲律宾sunbet官网 点击次数 :

  原标题:关于“颜值”、“网红”与“屌丝”,看2000多年前道家弟子是怎么“玩”出深度的

  人们常说今天是一个“看脸”的时代,也是一个人人都渴望出位,成为“偶像”、坐拥“粉丝”经济的时代。但这些并非是21世纪才有的新鲜事,只要我们擦亮智慧的眼睛,就可以发现它们也一直贯穿在过去的历史中。只不过当时的人们在称呼相关现象时,用的不一定是这些名词,但对相关问题的思考可能已超过今天绝多数人的理解。

  道家常说“道”包罗万象,贯通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,宗师们也以此去理解千万世,因此我们理所当然地会期待:他们是否超前地给了我们一些见解?不负众望的是,他们还真考虑到了。毕竟道家宗师在历史上也常身为“偶像”,“圈粉”无数,这是他们的亲身遭遇,也因此留下了诸多不一样的思考。其中第二代、第三代宗师壶丘子与列子等就用他们的人生经历、师徒故事为我们呈现了道系的“神思”。

  “看脸”到底是在看什么

  我们日常说“看脸”,主要指看一个人的“颜值”,并因此有了“靓女”“小鲜肉”等称呼。如果仅限于此,功夫还不够深厚——也许大家也会认同该说法,然后指“看脸”的第二重境界在于看出“精神面貌”,即内在修养。当然也有人会告诉我们,这样的“看脸”虽已有些功力,但还未达到最高境界:它的第三重境界在于看出“脸”所蕴含的运势、福祸、生死等指数。看“颜值”的实质就是在看“福祸期指”,要不然人们怎么会说“颜值即正义”“颜值即财富”,指某人一脸富贵相或薄命相呢?因此,真正的“看脸”是一门涵盖三重功夫的技艺,它的学名为“相面”。

  “相面”,两个汉字拆开来,作为名词都指“脸”,同时又都可以作动词用,如“相亲”“面圣”等,因此该词翻译成当代热词即“看脸”。它的功能定位就是通过观看“颜值”,看出其人所思所想、财富期指,乃至生死劫数。这是一门古老的技艺,至今仍然流行。如果留意,在旅游风景区、街头闹市的角落里,我们总能看到一些穿着“非主流”服饰的奇人异士在小摊前,对他人的“脸”进行相关操作。

  那么它可信吗?俗话说“相由心生”,又说“人不可貌相”,体现的就是对该问题的争议。其实,“相面”之事纵贯古今、横括中外,一直是人们日常热衷的行为与热议的话题。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贩夫走卒,无不参与其间,即使是哲学家也不能免。在西方,亚里士多德、黑格尔等对此有专论。在中国,先秦时期的壶丘子与列子就用他们的师徒故事,为我们生动地呈现了他们的见解。

  《列子·黄帝》记载,列子刚开始学道时,未得要领,曾经醉心于各种方术。某日,齐国一位巫师来到郑国,自称“巫咸再世”。季咸是上古传说中的十大“神巫”之一,在《山海经》《楚辞》里都记载了他的许多神迹。这个巫师自命精通季咸之术,通过看人的面相,便可知其死生存亡、福祸寿夭,且能把人“历劫”的时间精确到某年某月某日。此消息不胫而走,郑国人人敬畏之。列子见了后,觉得他每言皆中,对其羡慕不已,认为道术也不过如此。

  壶丘子是列子的老师,了解情况后,暗想自己的这位弟子学艺不精、修道未深,因此被这些方术之士、名利之徒给“抓住”了。但又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引领弟子登堂入室的好机会,既可以让其远离“名相”,进入“实相”,也可以让其理解《道德经》所言的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的真谛。于是就让列子把巫师请来,给自己“看脸”。

  第一次见面后,巫师出门对列子说:“你的老师身心如死灰,又如同被雨浇过,不飘不扬,也无法复燃,毫无生机,半月之内必命归黄泉,神仙也救不了。”列子听后,泣涕沾衿。壶丘子知道后,笑说:“刚才我向他展示了‘法地’境界,清静无为。看来他没能理解这个气象。”于是让列子再约巫师前来。

  第二次见面后,巫师对列子说:“你们太幸运了,遇到我。今日我看你老师有死灰复燃之兆,有了些许生机,我可以助他康复。”列子将这些话告诉了壶丘子。壶丘子说:“刚才我向他展现了‘法天’境界。天虽无形无象,但四时变化,万物因此得以云云复生。巫者能看到其中的一些生机,但不知他是否真正理解了它。”于是又让巫师次日再来。

  第三次见面后,巫师对列子说:“你老师的‘气象’变化不定,我难以抓住,现在无法看出他的生死福祸,等稳定后再来看。”壶丘子对列子解释说:“刚才我向他展现了‘法道’境界,也就是‘太冲’境界。”如果说阴阳分生天地,又形成六极之间的千万种事物、千万种气象的话,这些不同的事物气象并不是处于相对割裂、泾渭分明、井然有序的状态,而是始终相互冲和。它们也以此呈现出万端变化。世界森罗万象,但始终在九九归一,如同阴阳的归处在于“太极”。于是又让巫者再来。

  第四次见面时,巫师进门还未立定,看到壶丘子的气象,就被吓得夺门而逃,以致列子也难以将其追回。列子怪之,壶丘子笑说:“我刚向他展示了‘自然’境界,即‘未始出吾宗’境界。在这个境界中,‘吾丧我’,无我而无物。从‘无’处看,一切皆‘无’。从‘有’处看,‘吾’随方而是,随波逐流,也难以从万物中被分别出来。因此他无从得我之‘相’与‘面’,相面的技巧也就无从着落,他也难以理解此境界,没了‘立足之地’,也怀疑起固有的自己来,故而逃之夭夭。”

  通过壶丘子的亲身说法,列子也自知尚未看到修道的门槛,于是回家三年闭门思过。其间为妻子烧火煮饭,喂养猪羊如同待人一般,对于外物也不再关心,形如枯槁,返璞归真。

  如何处理“偶像”“粉丝”的关系

  从“看脸”出发,我们很容易就会联想到“偶像”“粉丝”,毕竟它们之间存在天然联系。那么道家如何理解后两者呢?列子曾经身为“偶像”,也拥有众多“粉丝”,以下来看他的现身说法。

  《列子·黄帝》记载,列子在修道小有所成,但尚未笃定时,声名就已传于乡里,乃至远波邻国。有一天,列子准备离开郑国,去齐国游历,但走到半路就返回了。正巧,这时碰见了伯昏瞀人。说到伯昏瞀人,这里要插一句介绍:“伯”是他的氏,“高”是字,“昏瞀人”原是世俗人给他起的外号,意思是“糊涂人”。但伯高子对于这个外号非但不排斥,反而以此自诩,认为这是对自己的褒奖,于是他的友人、后学也常以此称之。伯昏瞀人是列子老师壶丘子的好友,列子也是以“亦师亦友”的方式待之。

  伯昏瞀人见列子中止游历、半途折返,便问其原因。列子说:“路上所遇,令我有些惊惧,所以放弃去齐国。”原来列子此处出游,每当入住旅店时,“食于十,而五浆先馈”,即每个老板都为他的食宿费至少打5折优惠,到哪里都是前拥后呼。按现在的话来说如同偶像明星,“粉丝”众多。

(责任编辑:菲律宾sunbet官网,欢迎转载!)
文章人气: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 | 汽车 | 游戏 | 娱乐 | 体育 | 文化 | 教育 | 房产 | 旅游 | 健康 | 女性 | 明星 | 美女